中药材出口贸易

跌多升少的香料市场到底了吗
跌多升少的香料市场到底了吗

中医药的五千年来积累文化瑰宝,具有整体、恒动、天人相应的朴素唯物主义辩证思想,拥有阴阳五行理论基础,通过汤药、针灸、按摩、熏洗等各种技法辩证施治,逐渐符合当今世界“预防疾病、促进健康”趋势和整体治疗观观点,而中药材是我国劳动人民利用天然资源对抗疾病的有效武器,也是人类预防疾病和维持人类健康不可或缺的载体。

我国现有中药资源 12807 种,其中药用植物 11146 种,药用动物 1581 种,药用矿物 80 种,我国中成药品种达35 类,43 种剂型,是世界上草药应用最广泛,药用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中药出口商品涉及到的品种粗略估计在1000种以上,因海关商品编号资源的限制,目前单列海关商品编号(包括子编号)的中药品种不足 100 个,有些食品类需求,例如生姜、肉桂两商品不应全部列入中药出范畴;因此中药进出口多以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商会公布的数据分析。

国际市场对药食两用或者滋补类药材的需求逐年增长,受国内药材价格波动和国外中药产业不成熟影响,家种率升高,生产效率不断提升,长期处于买方市场,竞争激烈,短期内中药材及饮片出口仍将延续量增价减的走势。从长远来看,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全世界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一带一路”建设的全面开展将有力推动我国中医药文化、中医药产品的国际化、全球化。

由于理念和文化的差异,全球国家对中医药的认同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相反,而中国对国外资源的依赖度更高,我国丝绸之路始于先秦(前221年)从海上开始,西汉(前138年)打开陆上通道,将丝绸之路正式发展,主要输出丝绸、茶叶,陶瓷。伴随输出珍珠、樟脑、肉桂、明矾、大黄等少量药材,通过陆上、海上丝绸之路,舶来更多的是中药和香料,比如人们熟知原产于越南胖大海,产于印尼和东南亚的豆蔻、丁香、胡椒、檀香、沉香,在非洲的索马里、埃塞俄比亚一带‘海舶品’没药和乳香等。中国仍是全球最大的中医药生产和消费市场,进口药材是对国内资源的有效补充,中国从世界各地进口药材量预计将进一步增加。

我国药材进出口历史 我国药材进出口历史

近2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医药法》、《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年)》等为中医药产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国内市场有巨大的需求和发展空间,中国在全球范围调配资源的能力日益增强,随着边贸国家层面的优惠政策的接轨,从刚比特标准到药品注册,从中医中心到示范教育基地,国家大力投资丝路国家中医药产业建设和配套服务,交换他国资源。
以下为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目标

  • 海外中心

    与沿线国家合作建设30个中医药海外中心,为沿线民众提供高质量中医医疗保健服务。

  • 国内基地

    在中国境内建设50家中医药合作示范基地,接待沿线民众来华接受中医药医疗保健、教育培训、健康旅游。

  • 研制标准

    与沿线国家共同研究制定20项中医药国际标准和规范,合作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国际标准研究和应用体系,以保障中医药服务品质和质量。

  • 国际制作

    支持100种中药产品开展国际注册,为满足沿线民众健康服务需求提供多元化选择。

借助机会和成本差异,部分国内企业会从“引进来”升级为“走出去”,直接在国外投资建设药材基地,保障原料需求,例如茯苓已在非洲种植成功。

政策的效果是快速而惊人的,在“一带一路”的政策下,2017年二季度,已在丝路线国家建设16个中医药海外中心,受到沿线民众的欢迎。对一带一路国家中药材出口相应暴增,尤其对东盟、印度及部分中东国家。2017年一季度出口数量1.4万吨,增幅达200%!进口也同比增长17%。全年一带一路国家出口数量同比增长40%,出口额增长54%,相对其他非丝路国家,2017年增速持续疲软,数量增量-1%,金额增长-15.00%。

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中外政府已签署了86个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受政府合作增加准入“以医带药”的影响,海外中医药从业人员约30万,中医医疗(含针灸)机构达8万多家。

  • 海外中心

    与沿线国家合作建设30个中医药海外中心,为沿线民众提供高质量中医医疗保健服务。

  • 国内基地

    在中国境内建设50家中医药合作示范基地,接待沿线民众来华接受中医药医疗保健、教育培训、健康旅游。

  • 研制标准

    与沿线国家共同研究制定20项中医药国际标准和规范,合作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国际标准研究和应用体系,以保障中医药服务品质和质量。

  • 国际制作

    支持100种中药产品开展国际注册,为满足沿线民众健康服务需求提供多元化选择。

根据医保商会,2017年,中药类出口金额35.03亿美元,同比增长2.25%。重点市场出现较大分化,东盟、美国、欧盟市场保持增长,增幅分别为17.19%、8.94%、5.34%,对日本出口小幅增长0.81%,而对香港、韩国出口分别下降12.54%、9.8%,是拉低中药出口增幅的主要原因。

(一)中药材及饮片出口持续负增长

中药材及饮片:2017年中药材及饮片出口持续负增长,同比下降2.23%,出口额下降至10.02亿美元。传统东南亚市场持续低迷是造成中药材及饮片负增长的主要原因。

查看更多>>

国际上植物药(中药)涉及产品分别是中药材及饮片、中成药、中药提取物和保健品。市场划分主要有四个,分别是东南亚及华裔市场、日韩市场、非洲-阿拉伯市场和西方-北美市场,前两大为核心市场并成为亚洲地区,对亚洲国家和地区中药出口额占总出口额六成以上。其中日本、中国香港、韩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是主要目标市场(占亚洲地区出口额的40%)。

传统上中国香港、台湾、韩国、越南为我国中药四大转口贸易地,香港借助广大的市场渠道,贸易量最大,部分转口到日本、美国。日本、中国香港、美国以及韩国、越南依然是传统的中药消费市场,其中美国主要将中药提取物作为膳食补充和食品添加剂用,需求一直旺盛增长。美国、日本、香港长居中药出口量的前三甲。

2003 年中药材、提取物、中成药出口额的比重为 59%、25.3%和15.7%,从2010年开始,我国中药提取物出口额(41%)开始超过中药材饮片原料(39%),2017年提取物额20.10亿美元占出口额55.6%。

中药出口到日本、韩国主要是提取物和中药材饮片,除普通的提取物出口外,主要是用于日本的汉方药原料,例如津村药业;对韩国的提取物出口主要是用于其保健品和化妆品的原料。2017年美国凭借对中药提取物的需求,成为我国中药出口额最大的地区。对欧盟出口也是靠提取物,主要市场分别为德国、西班牙和法国。欧盟、澳洲、越南是主要中成药市场,其中欧盟是海外最大的植物药市场,但销量也依赖于华人圈的消费,片仔癀、清凉油、安宫牛黄丸是中成药出口前三,而对于消费力较强的美国市场,到目前无一中成药登陆注册成功。

“一带一路”国家虽消费力有限,也是拉动药材出口力量,其中量最大的国家和地区为东盟、印度及部分中东国家等地。

我国中药材及中药饮片对“一带一路”中的东南亚十一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枸杞和菊花;对南亚七国主要出口的商品为未磨肉桂及肉桂花;对中亚六国主要出口的商品为枸杞;对西亚十八国主要出口的商品为未磨肉桂及肉桂花;对中东欧十六国主要出口的商品为枸杞;对独联体四国主要出口的商品为木香;对蒙古和埃及主要出口的商品为肉桂及肉桂花和人参。

我国中药产品主要以普通食品、饮食补充剂、食品添加剂、药品(植物药)、化妆品和植物提取物形式进入国外市场,不同形式进入国外市场所遵循的入市途径、执行的质量标准、注册要求等都有非常明显的差别。

我国中药类产品的出口受到了国际市场的诸多限制,技术性贸易措施成为中药出口的最大“障碍”。不仅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和地区传统中药使用国家,近年来频频更新进口药材限量要求,而且欧盟等发达国家地区对于中药材的准入更是设置了各种认证及注册制度,而我国的中药生产和加工方式都比较传统,随着各个国家对中药材技术性贸易措施的日渐升级,很多环节达不到发达国家的准入标准,对出口造成了影响,出现被拒或者扣留事件。

除了贸易壁垒和中西理念差异,技术标准壁垒上农药残留、重金属是目前制约中药材出口的最主要的风险因素,占80%以上。除此以外,掺假、非法添加剂以及其他化学污染物污染等也是影响中药材质量安全的风险因素。

由于质量理念、药品标准要求、检验方法不同,历史上出口中药质量安全事件时有报道,此类事件不仅使中药材的安全性遭受质疑,而且也带来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和中药信任度降低。例如:

2011年,香港发现三种中成药中有害元素具有不同程度砷超标,其中涉及国内著名品牌产品之 “牛黄解毒片”;

2013年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组织发布的 《药中药:海外市场中药材农药残留检测报告》称,对美国、英国等7个国家的产自中国的中药材产品进行了抽样检测,发现样品中含有多种农药残留,九大中药品牌纷纷中枪。

2011年9月,台湾地区对残留农药安全容许量标准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标准对枸杞农残要求多达166项,其中有86项农残的要求为“零检出”。新标以来,台湾从大陆输入的枸杞基本年年都有“中枪”。2018年2月26日,台北市进出口商业同业公会讯,因近6个月内大陆枸杞农药残留不合格达5批次,台湾地区“卫福部”发布自2018年2月19日起至2018年7月18日止对大陆枸杞加强抽批查验的公告,逐批检查。

<点击可查看大图>

根据药材出口是否以国家渠道,一般按以下流程。

<点击可查看大图>

产品要出口到国际市场,其通行证即为各种质量认证。在长期的国际贸易实践中深切体会到,产品想要在世界上有竞争能力,关键之一是在于能否取得国际权威认证机构的认证合格标志。例如GMP、cGMP、 ISO等企业认证。

  • 【1】商务部. 2016年中药材流通市场分析报告.2016
  • 【2】柳燕. 2016年美国成中药出口第一大市场.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2016
  • 【3】姜振俊,张红梅,于志斌,李得运.中国中药材出口面对的国际市场标准.中国现代中药.2018,20(2):217-223
  • 【4】程蒙、辛敏通、郭兰萍,等.我国中药产品国际贸易现状及结构特征.2017,19(7):1030-1032
  • 【5】海关信息网
  • 【6】技贸网
  • 【7】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
您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版本过低,在本页面的显示效果可能有差异。建议您升级到 Internet Explorer 8 以上浏览器: Firefox / Chrome / Safari / Opera

澳门巴黎人赌场官网